26年过去了,她暴瘦到认不出,她们集体消失…

时间:2021-11-16 09:28来源:http://www.shopwholesalejerseys.com 作者:13岁这水水逼太嫩了-这水水逼太嫩了-19岁又紧水又多 点击:

宝子们,大家最近都看啥下饭呢?

羊这段时间有点综艺荒,一直在考古,没想到考着考着就考到一款11年前停播的宝藏节目!

还有人记得之前央视的《半边天》吗?今天羊必须跟大家聊聊这个。

它是国内女性节目的起点,它倡导自由独立,敢聊私密话题,关怀女性的一切,但节目中诉说的东西,如今却再也无人讨论。

起点,似乎就是巅峰。

先让我们穿越回2001年的深冬。

那天,《半边天》主持人张越带着节目组来到刘小样的家乡,这里一望无际的土地和寒冷刺股的风,构成了她对中原农村的第一印象。

而坐在她对面,身穿艳橘色大衣的姑娘就是刘小样。

和大多数农村女人不同,她沉稳安静,内敛深沉。

刘小样是个有才华的女人,她喜欢看书写字,梦想着过另一种人生,刘小样同时也是被困住的女人,周旋于家庭,婚姻,农田和望不到尽头的柴米油盐之中。

“女人的选择总是很少,只能被人选择,而不是她选择别人。”

那时的刘小样已经结婚十年,家里条件挺好,丈夫对她不错,女儿乖巧可爱。

在当地农村,她完全拥有被羡慕的资本。

可是,她却一直想逃。

农村女人的命运,仿佛生来就被定义好了:你要洗衣服、做饭、要带孩子、做家务、务农…

如果做不到这些,你就不是个好媳妇,是要被唾弃的。

刘小样厌恶这样的定义,她想逃,却又不知道逃向哪里。

有一次,她来到向往已久的西安钟楼,却在那一瞬间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孤独和痛苦。

在和张越聊天的时候,刘小样哭了,并说出《半边天》节目史上被传阅最广的一句话——

“我宁愿痛苦,也不想麻木。”

不一样的节目组

因为什么痛苦,刘小样没解释。

但羊认为,她的痛苦来自于无法改变。

她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农村女人,虽然身处乡村,思想却一直飘着,但在去过大城市后,她又清楚感知到了自己和城市间的距离。

想变又难以改变,是刘小样的境况,也是很多农村女性的难题。

这世界上有千万个刘小样,因为渺小,所以无人关注。

《半边天》的出现,差不多算是国内第一次把镜头完全聚焦于女性。

羊的粉丝里应该有不少人都看过《半边天》吧?如果没看过,那你可能错过了史上最有意义的节目之一…

在羊的记忆里,《半边天》是特别的。

1995年,世界妇女大会召开,很多电视台开始争相制作有关女性的栏目,这也是女性话题第一次受到如此广泛的关注。

然而,随着1996年世妇会闭幕,那些做女性话题的节目纷纷停止运营,一方面是噱头没了,另一方面是流量和收视率不行。

而这其中,唯一坚持下来的节目就是《半边天》。

这种有点“逆流前行”的做法,算是从最初就为节目奠定下了勇敢独特的基调。

而说起《半边天》,羊就不得不提主持人张越!

前几年在综艺上看到她的时候,羊真的吓了一跳…张越什么时候这么瘦了?

在羊的印象里,《半边天》之所以不同,一大半的原因是因为张越。

你能想象到,女主持是这个样子吗??

没错,这就是曾经的张越。

如果这个形象放到现在,应该会被大家疯狂议论身材吧?

毕竟在大部分人的潜意识里,为了上镜好看,女主持必须端庄贤淑身材苗条,就连现在的播音主持考试也非常看脸。

可《半边天》偏偏不同。

它不找最美的,只找最适合的。

张越是个喜欢美食的北京姑娘,家里人宠她,她想吃啥都不拦着。

长大后,身边的女孩都想当歌星、当模特、当演员,张越不一样,她想当厨子。

可惜的是,她还没当上厨子,就因为策划和编剧能力强被中央电视台看上了。

从此之后,张越便开始了和《半边天》“捆绑”在一起的15年。

而专注于女性话题的《半边天》,从选主持人这一环节开始,就展示了自己的多元审美。

张越也算是韩红的恩人。

当张越在酒吧碰见韩红的时候,韩红正在和朋友抱怨自己的郁郁不得志。

她说他们不让她唱歌,因为嫌她不好看,也不让她拍mv,因为长得胖。

张越也曾因为身材被嘲笑过,她理解韩红的难过无力,而在听到韩红的歌后,她立马上前邀请韩红去她的节目。

就这样,韩红获得了登上央视的机会,也让更多人看到了她的才华。

羊很喜欢张越,在羊看来,张越就是《半边天》各种精神的具化形象。

你能想象到张越曾离开节目两年之久吗?

在加入《半边天》后,她曾一度陷入迷茫,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做什么样的节目——

她不希望节目变得公式化流程化,她想做有血有肉、更现实的东西。

在没想明白之前,她对制作人提出辞职。

要知道,主持人的岗位本就竞争激烈,何况还是中央电视台…但张越还是走了。

钱、名、利不是她想要的,她想要的是为女性做点什么。

2000年,张越回归。

从此,《半边天》变得更为生动、真实、有血有肉。

被看见的人生

自古以来女性过得有多难,这点羊应该不用多说吧?

虽说现在越来越重视女性权益,但放在几十年前,女性话题还是个颇具先锋主义的名词。

而在1998年后,《半边天》开始密切关注社会生活中的“男女平等”问题,大胆将男性面孔的声音融入节目,关注两性差异,探索两性平等主题。

更宝贵的是,《半边天》从不玩飘的!

它全方面围绕女性现状和女性困境去策划节目,它把那些或渺小、或脆弱、或私密的话题拿到台前——

因为有些事情值得被讨论,有些人生也值得被看见。

《半边天》的先锋性,在于它什么都关注,什么都敢说。

在几十年前那个略显保守的年代,节目组就直白地把男性避孕药当作一个话题。

为什么过去避孕群体女性居多?

究竟什么是正确的避孕方式?

男性避孕药又是什么?

……

两性私密话题突然被摆上台面,《半边天》打得大家措手不及,又让大家悄悄期待。

《半边天》也会聚焦现实——

女性患者的隐私究竟有没有被保护好?

广告中的性别问题有没有被指出?

性别歧视到底都体现在什么方面?

老年妇女的处境又有多堪忧?

……

它关注现实社会,倾听女性表达,并充当女性的发声利器。

女性权益和健康更是《半边天》从未放弃的话题——

产后忧郁症、乳腺癌预防、青少年性教育、如何对待整容…

而从很多年前,《半边天》就在关注家暴了。

节目组会去采访因为反抗家暴最终入狱的女性——

“为了孩子忍了,没离婚。”

“他不打人的时候对我很好。”

“他说喜欢我,舍不得离婚。”

……

谁说犯人就一定该死呢?

节目组用冷静的视角还原女性最真实的心理状态,又温柔地用镜头让她们倾诉、发声。

在共通领域外,对农村妇女的探索也在同步进行。

《我叫刘小样》是《半边天》最知名的一期节目。

正如开头所说,节目组通过刘小样的口吻,诉说着农村妇女对外界的向往,以及难以改变现状的悲哀。

刘小样就像是一把矛,把大众的偏见刺开,告诉大家农村妇女徘徊在现实与理想中的挣扎。

《半边天》告诉大家,即使有人最后妥协在农村,也在不断学习,保持激情和向往??

当然,《半边天》也是克制且理性的。

在某期节目中,采访嘉宾抱怨老公不换灯泡,随口抱怨了一句“那我和他结婚干嘛”。

虽然只是随口一说,但这其中其实夹杂着非常深厚的,有关性别的刻板印象。

很快,张越半开玩笑地回了一句——

“跟男的结婚也不是用来装灯泡修灯管的。”

先锋性与前瞻性

羊为什么想聊《半边天》?

因为它探讨的话题在如今依然具有现实意义。

在很多年前,它就在节目中告诉大家——

“为什么女孩子一定要穿裙子穿高跟鞋?女孩子也可以剪短发穿牛仔裤打拼事业。”

这句话羊从小时候记到现在,依然觉得非常受用。

是啊,性别不是枷锁,只有你自己才能定义自己的人生。

而很多本可以避免的悲剧,《半边天》早都警示过了。

节目曾探讨过一个死于人流手术的17岁女孩,其内核直指当今社会性教育的缺失。

在多年前那个人人谈性色变的年代,《半边天》却敢用最锋利的现实给大众沉痛一击——

“你可以不关注,但我要把问题抛出来,让你知道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。”

性别歧视、刻板印象、两性关系等现在老生常谈的话题,在十几年前的节目中也已经被讨论过,但这些问题却依旧还在发生。

而《半边天》的深度专题,放在现在看也依然具有研究意义。

不知道宝子们有没有看过《我们的一百年》?

它讲女性解放,讲女性教育,讲女性生育。

用真实的历史去还原女性100年来的地位变化以及遭遇的困境,而这些影像,也从某种意义上刺激了女性觉醒…

除此之外,《半边天》还探索了很多很多…可惜的是,因为收视不佳等一系列原因,最终它还是在2010年停播了。

每档节目都有说再见的时候,现在的综艺节目更是层出不穷…

但是!羊还是最怀念,也最喜欢《半边天》。

这世界上,不是所有人都能沉下心去记录真实的,当娱乐至上的年代到来,当流量明星成为热闻主宰,女性主义好像也在朝着空壳主义迈进…

比如如今那些所谓的女性电视剧,又有几个不是抛开真实飘在天上的?

作为媒体,羊很清楚性别议题是最难拿捏的话题之一。

可贵的是,《半边天》从未用它做过“流量密码”,它只用镜头记录着身边的女性——

她也许是女儿,是妈妈,是奶奶;也许是教师、是农村妇女、是女性官员;甚至于,她可以是性工作者、是监狱犯人、是毁容者…

这一个个平时不曾被关注到的个体,共同组成了我们这个社会最真实的女性群像,《半边天》选择走近这些人物,替她们表达出各自不同的困境和情感诉求。

在羊看来,这才是女性节目应该存有的价值。

《半边天》停播固然可惜,但它的先锋性犹在。

这种节目的出现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已经凝结了女性力量。

如今11年过去了,但羊希望大家不要忘记《半边天》曾带来的价值,千万别让女性主义成为没有内涵的空壳口号。

或许节目抛出的问题我们无法改变,但至少,我们可以更温柔、更敏锐、也更自由…

网站分类
相关内容
热点内容
相关站点
友情链接
返回顶部